東非│肯亞自助旅行│地獄門國家公園Hell’s Gate N. Park與死神擦身而過

在地獄門國家公園Hell’s Gate N. Park的峽谷探索行程竟然讓我跟死神擦身而過,人生實在無需如此精采刺激,我還想多看看這美麗的世界啊…

這是司機臨時改變的行程,原本不在我們計畫的行程內,但地獄門國家公園Hell’s Gate N. Park是個我原本也很有興趣只是以為無法排進去的行程,所以也很開心地接受了。關於地獄門國家公園的詳細介紹之後再寫,這篇先來跟大家交代一下我是怎麼與死神擦身而過的。💕歡迎按讚追蹤粉絲頁💕

遊客來到地獄門國家公園通常都會參加峽谷導覽探索行程,導覽時間約1小時40分~2小時間,會由專業嚮導帶著探索地獄門峽谷,導覽費用2000KSH/次

嚮導除了帶領探索峽谷也會講解峽谷的相關訊息,我們的嚮導是馬賽人,肯亞要做觀光生意的英文普遍都不錯,講解上都沒什麼問題。這是導覽剛開始時嚮導跟我們說我們等一下要下到這個峽谷,但直接下去很陡,我們會稍微繞一下路從這裡開始進入峽谷,嚮導有跟我們說這裡會比較濕滑,但他會協助我們。話雖如此,這裡仍然狹窄得連下腳都要有固定位置,不然就很難站穩。這次出門前我的登山鞋有點開口笑,加上想要精簡行李,最後只穿了運動鞋出門。運動鞋底刻紋比較平坦,不如登山鞋抓地力好,這次非洲旅行需要走路的地方通常都是沙地,運動鞋抓地力不佳,經常讓我腳底打滑,驚險萬分。 每個人下到谷底都需要嚮導協助,真的不是件輕鬆的事情。這是我們剛剛下來的地方,這一路上我們還經常需要踩水前進,不過現在是枯水期,水量並不多,不過最後我們的鞋子還是都濕了。

走到這裡,嚮導說峽谷在這裡分成兩邊,開闊的這邊走起來會更濕滑,且路程較遠;狹窄的這頭需要拉繩子才能攀爬,且需走回頭路,但路程上比較短也比較好走,所以我們走狹窄的這邊。走在峽谷裡其實真的挺特別的,不過就是要注意腳底的爛泥、積水,走一段路後嚮導會解說峽谷行程的原因和特殊的地形及歷史,比起只有單純走逛是精采多了。

終於到了嚮導說的需要拉繩攀爬的地方,而我就是在這裡出了事。

小恩說要當第一個,我們還先幫他拍了照。

雖然有點吃力,但趙著嚮導的指示踩著指定的的位置,小恩還算輕巧地就上了頂端。 小恩上去後,嚮導拉著繩子三兩下就跳上去,準備在上面接應其他人。我是第二個,攀爬這個看起來似乎不難,我觀察一下便也照著指示往上爬。沒想到踩了2、3步後鞋子該死地打滑了!鞋子一打滑我重心就偏掉,整個人開始被繩子甩走。偏偏只有繩子正中央的地方才有落腳處,我被繩子甩走後找不到地方繼續下腳,往下跳受傷的機率也很大,嚮導和同伴真的花了好大功夫和力氣才終於把我固定,讓我找到重心繼續往上爬。我上去後嚮導又下去幫助其他人。但我一上去就覺得似乎有血糖過低或血壓過低的現象,有點暈眩、發冷,我想說可能是我驚嚇過度。嚮導在底下問我:還可以嗎?我還能回他沒事,一點皮肉傷而已。這時意識還很清楚,但我開始急著想要坐下吃點東西補充血糖。這時同事已經上來,嚮導在底下準備協助地三個人上來。

我自己覺得狀況似乎不好,亟需吃點東西馬上補充血糖,暈眩越來越明顯,且越來越覺得冷。同事看我臉色不太好,問我要不要坐下,我說:好。

準備坐下時我就失去意識了。從開始覺得不舒服到失去意識,時間不過2~3分鐘,速度快到我措手不及。

據說我做出坐下的動作,然後整個人往前撲倒,同事嚇到,馬上把我抓住。前方就是峽谷,峽谷至少一層樓高,我整個人是往峽谷的方向倒,而可以站立的地方並不大,如果再倒得前面一點我就下去了,這一下去加上完全沒意識無法自我防護,非死即傷。

恍惚間,我聽到其他人說要不要吃糖,有人卸下我的背包。然後我又陷入昏迷,我聽不到聲音,感覺耳朵轟隆隆的。我的腦海裡閃過很多模糊的片段,有好幾個臉孔,我好像看到嚮導的臉,但更多時候我的腦海裡是一團白霧,整個揉成一團,像一團被揉過的口香糖一樣,我根本無力擺脫也沒辦法掙扎,整個人像被固定住,動彈不得;也像塊破布,殘缺不堪。

突然間我好像又聽到一些聲音,隱約感覺到有人在揉我的手,有人用水洗我的手,我剛剛因為摩擦山壁而骯髒受傷的手。嚮導叫人幫我把手錶脫掉,我開始聽到聲音,我終於又醒了過來。

我已經被放坐在地上,恢復了一些意識,同伴們趕緊把糖塞進我的嘴巴。嚮導要我喝一些水,但我喝不下,我現在還沒有力氣,我還是像被固定住一樣動彈不得。但我吃了糖果,漸漸地開始有一點點點的力氣,含了一會兒糖果,我還能把糖果咬碎吞下。

然後我開始看到這個世界,很朦朧地,只有一個隱約模糊的影子。耳朵也漸漸地聽到一些模糊的聲音,身體的感覺也漸漸明顯:我好熱。

同伴們七手八腳幫我把外套脫掉後,嚮導拿著水瓶我能小口小口地喝水。喝了水,體力似乎又更回來一些,眼前的世界也更清楚了一些。我又開始發寒,大家趕緊又幫我把外套穿上。冷熱交錯,加上喝了水,我開始冒汗,是冷汗,但出了汗身體也似乎開始有了更多力氣。

但我還是無法動彈,還是覺得虛弱,還是需要時間恢復。但眼前的世界越來越清晰,身體的感覺越來越明顯地有知覺,我知道我已經開始恢復了。

坐了多久我不知道,大概半小時吧?我就坐在原地感受風吹,看著其他人上下這個峭壁,然後我卻這麼虛弱。嚮導這時間內一直在我身邊觀察我,我們已經確定要走回去,不繼續往前了。我想這也是唯一的選擇了,我如果能平安走回去就是最大的願望。

嚮導確認再三我的身體狀況可以後,他背起我的背包,他先下去一些,然後我拉著繩子,他在我身後把我帶下峭壁。再度站上地面,覺得自己這條命像是揀回來的一樣。回想昨天晚上做惡夢,夢到的竟是死神列隊等我,整個人驚醒再也難以入睡,沒想到今天竟然真的就跟死神擦身而過。

同事說當我昏迷時,她看著我臉色發白,雙眼上吊毫無意識,怎麼也叫不醒,她真的很怕就怎麼了。小恩事後也跟我說:我好怕媽媽就這樣沒有了。

我其實一直知道自己會有低血糖或低血壓的狀況,雖然不一定什麼時候會發作,身上也隨時都會有帶著東西,但這次從我感覺身體有狀況到我真的倒下時間頂多2、3分鐘,比我之前能夠反應的時間還要短且來得猛,讓我措手不及。而且之前頂多些微或比較嚴重的暈眩,從沒失去意識過,這是第一次這麼嚴重。可能跟一開始攀繩而上時因為用力加上緊張,還有來到非洲以後每天都因為行程關係睡不好而體力不佳,種種因素加起來讓我這次暈眩變得如此駭人。

幸好身邊有人拉我一把,感謝老天爺讓我繼續留在這世界,我還沒看夠這美麗的世界,我還要繼續陪著家人走下去。

最後,我很好,我還能走出峽谷。因為,走出峽谷的最後一段路是個很陡又很長的長上坡,我不算費力地就走完了。

也提醒大家,外出旅行一定要注意身體狀況,千萬不要逞強。

 

" " " "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