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 德黑蘭地鐵驚魂記

IMG_7495.JPG
其實整趟旅行都是愉快且友善的,但抵達伊朗正式展開旅行的第一天,我在德黑蘭碰到帶小孩出門旅行以來最大的驚恐事件。

這件事想來就可怕,小恩說他不願意跟別人說,因為太可怕了,他不願意再想起。

另一半在出了地鐵我們碰面時,他第一句話就是:太可怕了!

到底是有多可怕?

伊朗是個嚴守伊斯蘭教法的國家,雖然在西亞地區他已經算是相對開放的伊斯蘭國家,但大多數地方仍須嚴守男女分際。

我們在德黑蘭的交通方式是以地鐵為主,地鐵有分男女車廂,甚至連等車的地方都有限制只能女性進入,對我們來說這是個完全不同的經驗。

雖然有分男性車廂、女性車廂,但是在男女車廂交界處會有個混和車廂,中間會有一道閘門隔開

[圖說 : 女性車廂唯一的男性,李小恩 XD

IMG_7581.JPG

其實不只地鐵,連清真寺入口都會區分男性、女性入口;機場安檢時也分男性安檢入口、女性安檢入口。

[圖說 : 女性車廂也會特別標示

IMG_7586.JPG

這是我到伊朗真正開始走行程的的第一天。

那天路上有個紀念活動,但我們並不是很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只是一踏出巷子就看到一堆黑壓壓的人群,揮舞著黑色旗幟,著實令人緊張。

DSC_6362.JPG

DSC_6363.JPG

進到地鐵站,人潮依然洶湧。當我們正在看要怎麼買票搭車時,有人問我們要去哪,並跟我們說今天地鐵免費,因為要紀念幾個在火災中喪生的消防員,所以人潮較多。

人潮到底多洶湧?若有去過日本,在上班時間搭山手線,應該可以想像那種場面,擠到需要站務人員推上車並強制關門的擁擠。

德黑蘭的地鐵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我們倆都覺得擁擠程度比上班時間的山手線更甚之。

本來小恩很開心,說他是男生,要跟爸爸一起到男生車廂。但不知道為甚麼,站務人員還是把他帶到我身邊。

一開始我們嘗試幾次,但是都擠不上車。但一直等下去也不是辦法,人潮從沒少過,我們只能觀察即將進站的車廂,看哪班車人比較少試著上車。

有一次,李爸爸前腳已經踏進車廂,但我發現我進不去,趕緊大呼他下車,於是又等了好幾班車。

終於,看到某班車,車廂似乎比較空,我們決定賭這台上車。

沒想到這班車是男性車廂比較空,但女性車廂滿到不行!李爸爸已經上車了,我卻完全沒辦法上車,但他已經看不到我,也聽不到我的聲音。

我沒有其他辦法,我只能努力擠上車,於是我抱起小恩,努力想往上擠,但我擠不進去。

站務人員其實一直都在注意我們,他發現爸爸已經上車,但我跟小孩還在月台,於是他大叫裡面的人再進去一點,然後努力把我往裡面推

裡面的人開始尖叫,大概是說她們也沒辦法更進去了。但是站務人員又繼續吼,繼續把我們往車廂推

終於,我擠到車上,雖然擠到我只有一隻腳能立足,另一隻腳一直往外滑,但我總算上車了。站務人員開始努力關門,車廂擁擠到連小恩的背包都上不了車,一直因為小恩的背包而關不了們。

車門終於關上,我們母子倆在車廂裡擠到幾乎無法呼吸,小恩面帶驚恐地看著我,我跟他說:別怕,媽媽在,大家都很辛苦,我們都要忍耐。

其實我快抱不動他了,而且我一隻腳懸空,我好不舒服。突然間,我一聲尖叫,我整個人彈出車外。

太擠了,擠到我根本無法感覺車子已經到站,更無法看到外面的狀況,因為我背對車門。我趕緊拉著小恩繼續往車上擠,很困難,但我還是擠上去了。

這次我有比較裡面一點,我們兩個都可以站著了,但還是離門邊很近。結果停車時,雖然我已經很努力撐住自己,我還是被擠出車門外。

內心真的很恐懼,從沒碰過這種擁擠的狀況,我只能趕緊繼續往車上擠。每次好不容易站到車廂又被擠出去的時候,心裡的恐懼感就不斷增加。

我還是擠上來了,但下一次停車會怎樣,我實在很害怕。人潮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有更多的趨勢,我只能跟小恩緊緊牽著手,完全不敢鬆開。

沒想到第三次停車時,我還是不敵人潮被推擠出去,而且這次下車的人太多,加上我對門口,一個狼嗆,我跌倒在地。

我努力想起身,卻不敵前後人潮夾攻,奮力掙扎卻一直站不起來。我一直尖叫:NO!NO!

這一刻真的有絕望的感覺。腦海裡閃過如果我沒上車,地鐵跑了,只有孩子在車上,他不知道要在哪裡下車,爸爸在隔壁,但完全看不到人也聽不到聲音,小恩該怎麼辦?

我不敢鬆手,我怕這一鬆手就什麼都沒了。小恩在車上也不敢鬆手,他一直在車上大叫媽媽。

後來他跟我說:媽媽,我都不敢鬆手,而且我很用力想把你拉起來。

我的孩子好勇敢,在那一刻雖然他也驚慌失措,但他用了他所能想到的方法想救我。事後回想,真覺得他好棒、好獨立,不愧是我從小帶著走的孩子。

突然間,我被拉起來,然後被推進車廂,而且他們把我推得好裡面,我回過神時已經到車廂比較中間的位置

然後真的覺得車上的人開始慢慢轉,慢慢把我跟小恩推到車廂的更裡面,一個很安全的位置。

我抱著小恩驚魂未定,然後車上的人慢慢轉身,面對著我們,把我們包圍在中間,形成一小圈圈。

過一會兒,有人問我:要去哪裡?我拿出手機裡拍下的站名,她們拼出來後,跟我說還有兩站,叫我別擔心。

到站時,她們提醒我下車,並讓出一條路讓我跟小恩下車,結束這場地鐵驚魂記。

踏出車廂看到李爸爸,我跟小恩依然驚魂未定,想到剛剛差點生離死別的場景,我跟小恩都餘悸猶存,真的太震撼、太深刻。

李爸爸的好可怕是沒經歷過這麼擁擠的車廂;而我跟小恩的好可怕卻是差點經歷一場生離死別。

那天傍晚我們要回去時,小恩看著前方的雪山跟我說:媽媽,這跟早上的方向一樣,我們是不是一直走一直走,就能走到住的地方?那我們用走的好嗎?我不想再搭地鐵了。

後來,我們發現其實混合車廂的男性車廂其實允許已婚女性在先生的陪同下一同進入,但進去的女性非常少,所以一開始我們並沒注意到。

IMG_7587.JPG

後來若人潮較多,我也會一起進入男性車廂。但若人少時,我們還是分兩邊進入,且一定會站在中間分隔處,能看到彼此的地方。

離開德黑蘭那天,我身背大背包,怕有個萬一,我們選擇一起進入男性車廂。

沒想到,不只女性車廂的大人對孩子友善,連男性車廂的大人們看到我們帶個小孩,也慢慢讓我們擠到比較裡面,最後讓小孩靠在對向車門邊,一個相對寬敞舒適的空間。

IMG_7617.JPG

對一個六歲的孩子來說,面對這樣的場景他應該會畢生難忘;對我來說,當初執意要把一家人帶來伊朗,卻在第一次搭車就碰到這種場面,若有個差錯我肯定會遺憾終生。

幸好,伊朗人的善良幫了我們,而這一路上,我們受之於友善的伊朗人太多。只要在地鐵站或車站稍微遲疑,馬上有人問需不需要幫忙,甚至會直接帶到正確位置。

走在路上,經常聽到友善的問候,然後微笑地跟我們說:歡迎來伊朗,無論老少皆然。

一路上,小恩每天都收到禮物,走在地鐵站,爸爸查詢路線圖,我們在旁邊等待時,收個糖果、核桃之類的;旅館裡,阿姨送蛋糕;粉紅清真寺的售票員送明信片,不勝枚舉。

對於伊朗,我們所知的太少,來自媒體的訊息總把伊朗描繪成一個邪惡的國度。但當我們實際走過沒兩天,我們對這國家的印象大大改觀。

我們是否被洗腦得太嚴重?訊息接收與傳遞是否太偏頗?如果我沒鼓起勇氣走上這段旅行,我永遠不會知道原來伊朗跟我們想的不一樣

我也就無法親自走過沙漠,親眼目睹沙漠的星空;無法親自體驗古絲路上的驛站是什麼景象;原來古代波斯帝國首都是這麼雄偉,而沙漠地區的先民竟然這麼有智慧地與自然共存。

這一趟旅行,我們一家人都有許多感動和全新的體驗,也深深愛上這個被誤解的國家。

這幾年的旅行,看了許多美麗的風景。伊朗的風景不是最美的,但伊朗的人心,是我這幾年所見,最真誠的感動與美麗。

註:伊斯蘭建築非常不同於歐洲建築,對幾何、植物、動物和光影的運用令人歎為觀止,真的非常值得一遊!(Eafahan孔雀清真寺

DSC_7425.JPG

歡迎按讚支持,謝謝您!

" " " "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謝謝你的分享,沒有透過你的文章我真的不知道伊朗是什麼世界。看到那段恐怖的過程,好替你們揪心,不過還好你們沒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